欢迎,客人
您当前位置:首页 » 新闻 » 库存积压 » 返回
库存积压

金枫酒业业绩下滑库存高悬 凸显黄酒江浙沪市场困局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4-10  来源:中国投资咨询网  浏览次数:2
   “省外市场无法取得较大突破,营收恐进一步下滑。”4月2日,中金证券发研报如此称。基于此,中金证券将金枫酒业的股价2018/2019年目标价下调14.3%至9.0元。截至4月4日收盘,金枫酒业的股价为每股7.75元,其今年最高价为9.74元。
  让中金证券下调金枫酒业股价的起源,在于该公司3月31日发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。财报显示,2017年金枫酒业营收9.87亿元,比上年下跌8.23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18万元,比上年下跌18%。同样下跌的还有金枫酒业的主战场上海,营收同比下滑13.62%。与此同时,相对金枫酒业2017年的实际产能10.34万千升、实际销售10.36万千升,其半成品(含基酒)20.85万千升的库存已然高悬。
   “由于传统渠道受新消费业态的冲击,核心区域实体终端数量及消费人群有所减少,(上海)市内销售有所下降。”金枫酒业回复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称。
  就此,中国酒业专家杨承平认为,黄酒企业一直很难突破江(江苏)浙(浙江)沪(上海)三地市场的局限,至今未有一家年销售上20亿元的企业,因此未来黄酒的扩张仍然必须着眼于江浙沪市场,同时在走全国化战略之时必须慎重。
  主次“战场”竞夺
  对于金枫酒业而言,上海主战场的下滑或许出乎意料,但也在意料之中。
  根据金枫酒业2017年财报,公司在上海市场的营收为7.07亿元,同比下滑13.62%;江苏市场营收为1.76亿元,同比下滑4.77%。只有浙江市场营收为3888.85万元,同比增长357.07%。但由于浙江市场基数小,这样的增幅显然对业绩拉动不大。

实际上,一直以来上海是金枫酒业重中之重,仅2017年的营收占比就高达71.63%。但上海历来也是黄酒企业的“兵家必争之地”,随着酒业的复苏,竞争尤为激烈。
就此,中金证券分析称主要是三个方面的因素导致金枫酒业“失守”上海:一是上海城区郊县的沿街店铺改造,大量中低档消费群体流失,部分销售渠道流失;二是金枫酒业梳理经销商队伍,主动压缩社会库存30%;三是、乌毡帽、沙洲优黄等均在上海作为重点市场运作,市场竞争明显加大。
就此,金枫酒业给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的回复中,也承认上述因素是其主战场营收下降的主要因素。此外,金枫酒业从产品结构来说,也是全线下滑。年报显示,公司中高档产品营收为8.28亿元,同比下滑9.22%;低档产品营收为1.38亿元,同比下滑4.7%。
记者注意到,金枫酒业在江浙沪三地市场的销售,目前占公司营收的比重高达95.43%,其他区域仅占4.57%,营收为4510万元。根据公司公告,2017年该公司重点“推动薄弱市场和新市场拓展”,如与安徽百川集团主攻郊县,以京东为突破口拓展电商等,但仍然难以提升三地之外的营收。数据显示,2016年金枫酒业实现营业收入10.75亿元,但江浙沪三地依旧是公司业绩的主要来源,贡献了公司整体营收的95.73%,三地之外营收仅为4590万元,这一数据也高于2017年4510万元的营收总额。
就此,金枫酒业回复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称,在原有南方、北方、江苏三大区域基础上再着力开拓新的独立市场区域……同时,加大与平台商合作的运营模式有序推进,探索新的“走出去”模式。着力培育电商渠道,开发电商专版产品,线上线下同步拓展市外市场。“目前尚无向西部拓展的计划。”
  20万千升库存高悬
根据金枫酒业的公告,该公司目前有三大生产基地,包括石库门公司、无锡振太、绍兴白塔,其中后两家公司是金枫酒业收购的两家地方黄酒企业。由此,金枫酒业的三大厂区设计产能总计为16.2万千升,但2017年实际产能10.34万千升、实际销售10.36万千升。同时,数据显示金枫酒业库存成品酒7085千升,半成品(含基酒)高达20.85万千升。不仅如此,金枫酒业新建的10 万吨二期项目,于2017年年内完工投产,其产能势必进一步提升。
就此,金枫酒业向记者解释称,基酒是酒类企业长远发展的重要资源,高库存是酒类企业的特性,公司存货大部分为半成品酒(含基础酒),在以销定产的模式下,公司根据市场销售情况合理控制酿造量与基酒库存。
杨承平认为,金枫酒业的成品库存并不高,基酒库存虽然高达20万千升,但是基于企业发展的需要尚可以理解,“关键是企业的销售要能够对基酒实现有效的消化”。
记者注意到,相对金枫酒业20万千升的半成品库存,已然是实际产能和销量的一倍。但和古越龙山对此的控制较为持平。
数据显示,古越龙山三个生产基地古越龙山、女儿红公司、鉴湖公司的设计产能总计35.75万千升。截至2017年末,其成品酒库存为2.55万千升,半成品酒(含基础酒)28.67万千升。但在2017年,古越龙山的销售总量为25.77万升。
此外,会稽山设计产能15.5万千升,实际产能15.12万千升,在建项目为10万千升。库存为成品酒1.6万千升,半成品酒(含基础酒)20.06万千升。2017年,公司实现销售为25.91万千升。
  江浙沪市场困局
黄酒企业在江浙沪三地市场的高占比,外围市场难拓展的“宿命”,已然成为行业长久难以突破的困局。
数据显示,金枫酒业在江浙沪三地市场之外的占比仅为4.57%,这也是该公司近几年保持的纪录。此外,会稽山2017年在浙江省内营收8.81亿元,在2017年总营收中占比69.05%,省外上海为13.69%,江苏为9.48%,其他地区仅为6.68%。古越龙山2017年营收16.37亿元,其中上海3.96亿元,浙江5.93亿元,江苏1.59亿元,其他地区4.09亿元,占比26.12%。古越龙山的这一数据,在整个行业中的市场布局较为突出。
“黄酒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主要过度集中在江浙沪三地。”杨承平认为,目前黄酒市场除了在湖北、湖南、安徽等地,以及北京等北方市场有少量销售,加上少量出口外,市场的局限性太大,“主要还是黄酒的区域市场特征太过明显,这是由消费者的习惯所决定的,即江浙沪三地消费者偏好于甜食,而高含糖量的黄酒很难向中西部和北方市场推展。”
中国酒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1~12月,纳入到国家统计局范畴的规模以上黄酒生产企业 121 家;规模以上黄酒企业累计完成销售收入 195.85 亿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 1.2%,累计实现利润总额 20.74 亿元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 11.5%。
“这主要源于两个方面:一是黄酒企业产品结构进行了优化,二是不再盲目向江浙沪区域之外的市场进行投入。”杨承平认为,经过近几年的调整,黄酒企业的目标更加明确,其全国化的战略布局也更加慎重。
就此,金枫酒业乐观地预测称:“江浙沪是黄酒的主力消费市场,在新一轮创新驱动下,通过新产品、新渠道的拓展,将逐步打破原有的区域性和季节性的局限,打开新的发展空间。”
根据国家黄酒行业“十三五发展规划”,将重点培育黄酒行业销售收入超 10 亿元企业 5~6 家,其中超 20 亿元的企业 2~3 家。规模以上企业资产总额从 2014 年的 233.25亿元基础上增长 50%,2020 年达到 350 亿元。
就此,517黄酒商城创始人、董事长童峰曾预测,黄酒2017年全年累计销量将创下220亿到230亿元的新高,全年同比增长10%以上。局部地区如安徽、河南等地累计增长可达20%~25%。但黄酒行业实际上的产值,或许在短期内难以突破困局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分享到:
同类资讯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